梦之城平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梦之城平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3 19:41:52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实践证明,形式主义、官僚主义等作风问题容易反弹,还会隐形变异,在新条件下出现新动向新表现。正如新华社记者调研发现,尽管2019年被确定为“基层减负年”,从中央到地方也多次出台相关文件、下发通知,要求从根子上减负。但在实际工作中,下文要给基层减负,基层还得准备减负台账;下文说要减少会议,立即开会传达减少会议的精神……结果是“基层负担”花样更多,形式主义本身“创新”更快。8月2日,澎湃新闻从福建男子陈巧峰处获悉,近日收到了山东省高密市公安局发来的案件终止侦查决定书。3个多月前,潍坊市检察院作出决定,对被羁押243天的陈巧峰给予国家赔偿10.2万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何为“被动形式主义”?区别于“主动形式主义”的好大喜功、热衷搞面子工程,“被动形式主义”更多隐蔽在井井有条的“照章办事”体系之下。正因如此,许多基层干部既是受害者,也是加害者——遭遇“反感形式主义,但不得不搞形式主义”的撕裂,“只能用形式主义对付形式主义”的无奈,成了受访基层干部的心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决定书中,维持了此前高密市检察院作出的人身自由赔偿金的赔偿决定,同时认为不支持精神损害抚慰金的决定属于“适用法律不当,应予以纠正”。故在此前基础上,又增加了26000元的精神损害抚慰金赔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高密市检察院决定,采取支付赔偿金的方式,赔偿陈巧峰于2016年8月18日至2017年4月17日(共计243天),在被羁押期间人身自由赔偿金76773.42元(315.94×243天);在一定范围内,为其消除影响,恢复名誉,当面向陈巧峰赔礼道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7月23日,高密市公安局对陈巧峰一案作出《终止侦查决定书》,决定书中称,该局办理的陈巧峰涉嫌虚假诉讼案,经查明依法不予追究刑事责任,根据《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》第一百八十三条第二款之规定,先决定终止对陈巧峰的侦查。7月19日晚上9点,21岁的叙州区男子姜维成带着其9岁弟弟姜维宣在四川省宜宾市翠屏区岷江桥下玩水时不幸落水。姜维宣被热心市民张明高救起,而姜维成连同随身携带的手机至今下落不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哥哥溺水失踪 弟弟被好心人救起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在福建,2016年11月13日,福建高院二审上述借贷纠纷案后作出终审判决:盛世公司、樊亮亮偿还陈巧峰300万元本金及利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7月19日晚9点左右,姜维成带着弟弟在江北岷江桥头江边戏水,游玩过程中弟弟不慎落入水中。水性并不好的姜维成当即下水施救,无奈一个浪花,将两兄弟一起卷入江中,岸边乘凉的人们纷纷呼救“有人落水了,会游泳的快来救一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,陈巧峰是福建宁德人,5年前因借贷纠纷,他将山东盛世国际路桥建设有限公司和男子樊亮亮诉至法院。后陈巧峰一审胜诉,不过,该案二审期间,2016年8月,他却被山东高密警方以涉嫌虚假诉讼为由跨省刑拘。遭羁押8个月后,陈巧峰被取保,但此后警方一直未能将该案移送审查起诉,直到其依据规定可以申请赔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10月,陈巧峰向高密市检察院提交了刑事赔偿申请书,要求赔偿因错误逮捕而造成的经济损失280万元及精神损害抚慰金30万元。